《逆天妖女:病娇大佬又在套路夫人》小说最新章节,白珑,张鬼全文免费在线阅读

小说:逆天妖女:病娇大佬又在套路夫人

小说:古代言情

作者:毛线团子

简介:白珑刚捡个破烂人皮穿上就被美男按倒,按倒就按倒,手持小野书现学现卖是什么鬼?被羞辱的白珑发奋抱大佬狗腿,却抱上个丑得振奋人心的男银。白珑撂挑子跑路,跑来跑去却跑不出病娇夫君的套路。反派磨刀:以为靠个男人就能翻天?白珑炸毛,反手一巴掌送反派驾鹤西游。小垃圾,看不起谁呢!某大佬顺了顺某女的毛:别气,为夫有一支焚尸撒灰小队,现在归夫人管了。反派瑟瑟发抖:大锅,有事好商量。白珑:商量个铲铲

角色:白珑,张鬼

逆天妖女:病娇大佬又在套路夫人

《逆天妖女:病娇大佬又在套路夫人》免费阅读

夜,死寂幽深,将破败的义庄衬托得越发阴森。

两个鬼祟的蒙面人摸进去,四处晃了一圈,没发现有活人,这才探到角落,找到做了记号的棺材。

掀开棺盖,一具被鞭打得不成型的尸体呈现,呕吐感瞬间顶吼。

“哥,都死成这样了,至于把尸体丢进万鬼山?刨个坑埋了算。”立在棺材尾那人嘟囔抱怨。

“雇主让咱丢去万鬼山便是要这尸体从世上消失,这事成了能拿到一颗水灵石,一颗水灵石顶得上五百两黄金。”男人说话时瞥见尸身腹部那口碗大的血窟窿,差点没直接把白日的吃食吐出来。

压住阵阵恶心,不去看尸体身上的污浊血肉,对对面的男人训道:“废话少说,快把她抬出来。”

两人动作麻溜地把满是血腥的尸身装进麻袋,带去万鬼山抛了。

他俩不知道的是,半路,一团东西以极快的速度钻进了装尸体的麻袋……

白珑花了一个时辰让龙魂与尸体融合。

“嘶,好痛!”

“肚子怎么被刨了个坑?”

“脸上怎么豁开了?”

麻袋随着谩骂蠕动起来,呲啦一声,原本结实的麻袋被撕碎成两半,一张血痕遍布的脸狰狞显现在乱发中。

白珑唰地站起来,怒目瞪着周围茫茫一片。

“巴蛇?”白珑转着圈喊了两声,可惜没有任何回应。

“你喵的,不会跟丢了哇?”

白珑说话时扯到脸上的口子,真真实实感受了把张个嘴痛全身的要命。

她盘膝坐到地上,摊开手掌,一颗泛着白光的珠子幻化而现,她赶紧把珠子塞到肚子上的窟窿里。

不过几息,窟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好,里里外外的伤全部愈合,灵宫重新凝化,皮肤在灵力的洗礼下变得剔透,就连微小的瑕疵都得以修复。

干涸的血迹化作纤尘溶于浓雾,脸上豁开的口子紧密无缝地长拢,只一身破烂裙衫依旧。

“咦?”白珑站起来,伸出手看了看,“这身体竟已洗精伐髓过了?”

旋即嫌弃地撇嘴,都洗精伐髓过了还被刨了灵宫虐死,想来原主也是个没用的小垃圾。

若不是着急找个肉身稳住龙魂不被吸入冥界,她也不至于捡这种皮穿。

不知道这皮长得怎么样。

白珑打了个响指,手上蓦地出现一面小圆镜。

此地雾虽浓,但镜子边框镶嵌了沧明珠,泛出的光源,足够让白珑瞧见自己的脸。

当看清镜中模样,白珑也觉惊奇。

这脸竟和自己有个七七八八像,只是清纯无害许多,随便轻轻蹙眉,就会给人一种小可怜的错觉。

正当白珑左右照着镜子想看看什么表情会让这张脸看上去妖艳些时,一张冷白皮的俊脸,悄无声息凑到她脸旁,在镜中映现。

“哎哟,我艹艹艹艹艹!”

白珑吓得小手一抖,镜子哐当摔得稀烂。

猛地回身就要打死这个吓人的玩意儿,不想刚转过去就被扑倒在地,嘴里还以迅雷之势被塞了颗药丸。

来不及吐出来,咽喉一紧,那药便滑入肚腹之中了。

白珑:……

她嘶一声就要把坐在身上的人呼下去,手抬起却蓦地垂下,身体像在瞬间被抽掉了所有气力,就连灵力都无法提起。

哔了狗!

身上没力气了,可意识却清晰得很。

视线游走打量,坐她身上的男人鼻梁挺拔,唇形绝美,厚薄适中,没有一丝厚重感,唇色是比樱花还淡的白粉色。

眼角狭长,微微上敛,睫毛浓密细长略微上翘,眸子幽深黑沉,泛出的光清冷如月华。

微卷的墨发肆意披散,看上去凄凉中带着好几分美感。

啧啧,想她那个自称天上地下第一美的娘,在这个男人跟前,怕也要生出嫉妒心。

白珑还在掂量男人的样貌,便瞧他用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撕碎了她本就破烂的裙衫。

白珑有一丝心慌,这哥们要对她干什么?

难道……她想起了曾经座下魅妖最好的那口!

听那些魅妖说,这种事快活似坠入云雾,也不知真假。

双颊蓦地一红,有些期待地望着男人,这么漂亮的人,如果真能让她感受飘云入雾,可以考虑养在身边当个男宠,没事就拿出来飘一飘。

可羞辱人的是,狗男人竟然面无表情地盯着她若有所思起来。

木讷了几息,才打了个响指,全神贯注看起手中多出的那本小册子。

借着沧明珠的光,白珑瞧见册子正面绘着不正经的小图画,旁边还有三个字:春宵经。

所以漂亮男人是——现学现卖?

白珑嘴角一扯,听说初尝人事的男人活不好……脸上红晕散去,兴致全无。

男人嫌弃白珑睁着一双死鱼眼瞪自己,抬手拂过她双眸,像让死不瞑目的人安详般让她闭上了眼。

哦豁,这下连眼皮都动不了了。

白珑:……我他妈刀呢?

探寻成功后,男人浑身瞬间被无形的电流贯穿,小册子脱手掉在地上。

赤瞳显现,诡谲红光荏苒,脸上浮现出一抹异常,余下的事,似乎不再需要小册子。

候在浓雾外等候了两个时辰的张鬼和辛宿,望着浓雾一脸凝重。

“早知主子独自解毒需要如此久,还不如昨夜就去花街算了。”张鬼来回踱步,每走三步就要朝浓雾望去一眼,“到底行不行啊!”

他突然一拳砸在掌心上,宛如做了决定,“不行,我得进去看看。”

辛宿用剑柄勾住他的后衣领,“主子的实力需要你操心?”

“可,可主子不是……”

张鬼还要说,神识中便响起那道幽深略沉的嗓音,“备车,回落日城。”

“是。”张鬼和辛宿身影一闪,双双不见踪迹。

白珑察觉身上没了重量,一身力气回笼。

她刷地睁开眼皮子跳起来,暴躁地想要弄死那个敢让她痛得想钻缝的狗男人!

左右没瞧见人,白珑发泄般仰天大骂:“皮相多好,活就多废!”

即将穿过浓雾的男人蓦地顿足,冷眸后瞥,识海中,再次浮现方才所见,他和这个女人亲近,竟没有戾气肆虐?

想想,大概是因为中了毒吧!

不过。

男人眸底氲氤着晦暗不明,全程他出力,还嫌他活不好?下回,她出力试试。

这般想,男人竟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哂笑,他竟在想下回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毛线团子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xhanhq.com/yuedu/7736.html